首页  >  资讯  >  北京加快布局,美国高官紧急访华,加息已近黄泉路

北京加快布局,美国高官紧急访华,加息已近黄泉路

发布时间:2018-06-13 22:04:08(来源:)

请点击上面  免费订阅!

回复标题前数字即可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233 这个女人公开对特朗普说不,曾挑衅中国

234 这两国将要取代中国?醒醒吧!中国不简单

235 特朗普第一个电话打给她?对中国或将不利

236 特朗普的大女儿的演讲,不看超级后悔
237 朴槿惠下台幕后黑手浮现:中国抡起大棒

238 中国竟这样宣誓钓岛主权,日本31次抗议无效

在美元指数过百以后,前两天看到了我非常敬重的雷先生的一篇文章,字里行间对中国面临的金融形势充满了忧虑,其中的主要原因是我国的一些如房地产等方面的政策措施还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甚至有些地方很不理想,担心中国能否抵抗住华尔街即将发起的一轮攻击。

我的看法是的确非常凶险,但对中美双方是一样的,况且这些年中国在金融上主要防范的就是美国的攻击,而且也一直在布局,去年下半年以来双方的几次小规模交手总体上中国并没吃亏

虽然已经可以确定华尔街就是以摧毁中国的金融为最急切的目标,也进行了数年的准备和试探,但似乎感觉它的准备并不充分,积聚的能量还不够,最直接的表现就是美联储的加息难产。所以我认为现在华尔街攻击中国金融体系没有胜算。

谈到美国的华尔街、美联储,就不能不提到控制它的犹太资本和犹太人。其实这几年来及今后要进行的美元和人民币之间的搏弈,与其说是中美之间的对决不如说是犹太人跟华人之间的对决:

如果华尔街赢了,就说明美国赢了,更说明犹太资本赢了,也意味着中国将成为美国的打工仔很难再翻身,犹太人仍然凭借其资本控制美国进而影响世界;

如果华尔街输了,并不意味着美国会垮掉,但绝对意味着犹太人受犹太资本所累可能要到万劫不复之地。

中国的对策及所得出的上述分析结果,我在今年中国跟叙利亚签署军事合作协议后就发表过两篇文章,大致是这样的,中美之间通过军事手段灭掉对方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了,除非同归于尽,那么如果美国想控制中国只有政`治和经济两种手段。

但以前美国用于忽悠人的制度优势在中国面前已彻底丧失,唯一能用的手段就是现在它还有的一点经济优势,这一优势主要体现在金融和美元霸权上,就这点优势还在中国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和美债攀升的过程中抵消不少。

2008年以来持续低迷的世界经济形势使得其它大经济体也难以满足弥补美联储几次QE给华尔街金融膨胀所需的血量,因此一直处于中高速发展且体量又大的中国成为华尔街锁定的目标。这点中美两国政府都心肚明,但恐怕有部分国人不会想到这中间华人跟犹太人之间这层关系。

在之前我就明确提到了北京已经看出了形势的凶险,为叙利亚培训军事人员就是要在中东布局,剑指以色列。而刚刚跟伊朗签署的军事合作协议说明北京在加快布局。

图为视频截图: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常万全11月14日上午在德黑兰与伊朗国防部长德赫甘举行会谈。中伊两国签署军事合作协议,中国将为伊朗培训军事人员。

这里必须要指出的是,中国是个多民族的国家,有着世界上最完善的民族政策和坚定的贯彻执行者,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抛弃了旧中国存在的民族歧视政策,更谈不上种族歧视。中国在世界上各国各民族和宗教间的良好口碑也说明更不是反犹主义者,好像加入新中国国籍的第一位外国人就是犹太人。

北京如此布局的原因就是美国仍然过于强大,而控制华尔街,控制美国的犹太资本一旦取胜如前所说中国将永远做美国的打工仔且很难翻身,这是北京绝不允许的,而做为犹太人建立的中东国家以色列对美国特别是美国的犹太人有着无可替代的作用,可以这样说,在中国撑不住之前以色列将先行倒下,北京这是在向美国及控制它的犹太资本表明决心,何去何从让犹太资本自己考虑。

其实“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句话祸害了中国历朝历代的统治者不知多少,也令各族人民深受其害,现实生活中,中国国内既有违法犯罪的同胞,也有卖国为荣的汉奸、败类,新中国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向来对个别人的行为跟其国家或民族分割开来,当然一些国家或政府的行为另当别论。中国针对的对像是祸乱世界的犹太资本及其少数控制者而不是所有犹太人,不到生死存亡关头中国不会选择跟敌人同归于尽这条路。

自去年起我就纳闷中国为何不在美国国内政`治上做文章以缓解自己的压力,确切地说是对军工集团和金融资本选择一个作为打击目标在美国国内掀起政`治`运`动,在这方面可利用的点太多了,中国是能够做些事的。

经过自己的观察和分析得到了如下成果,跟大家分享一下:

美联储加息和对中国金融的攻击不符合美国包括军工集团在内的实体资本的最大利益,在对外侵略和掠夺上二者经常能找到合作点,但二者在国家与私人(美联储)谁掌握货币政策及收取铸币税上是死敌,在金融资本对中国进行金融攻击时美国的实体资本是抵触的,个别时候也看到了它给中国做配合的迹象,所以中国没有对军工集团采取动作。

中国没有从政`治方面入手去对付美联储,有一个人物很关键,那就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基辛格,当然也基于中国现在还能应付得了来自美国的金融攻击。

基辛格他是美国人,又是一位政`治家、战略家,他为美国的利益服务是应当的,同时他还是美国的犹太人。

大家知道,美国是个移民国家,哪个民族、种族能够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就能在美国最大限度地争取到最多利益和更高的地位,犹太人将自己在金融方面的优势发挥到了极至,所以在美国犹太资本掌握了近乎一半的美国控制权,基辛格也不例外,他也是为犹太人和犹太资本服务。

也许有人不明白为什么几十年来在中美关系出现问题时,基辛格访华就能使两国关系得以缓和甚至向前发展,这绝不是因为他在中美建交方面发挥了多大作用那么简单,更不是因为他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说几句好话中国就给他面子而放弃原则,两国政府是不会因为一位卸任老者的话放弃既定政策的。

主要原因是他的观点在中国方面来看是共通的,跟中国的主导思想大体一致,在美国,他在真正的决策者那里有一定的影响力,所以在他的搓和下中美能达成一定程度的妥协和共识。基辛格截至到去年,每年都要来中国两次或参观或访问,每次都会受到中国最高领导人的会见,在美国他也是尼克松以来多位总统的安全顾问,被称为真正了解中国的美国人,所以他才能在中美关系中起减震器和桥梁作用。

基辛格(左)、保尔森(右)

今年93岁的基辛格年事已高,再到中国来可能身体吃不消,但从多年前他就做了这方面的安排,每次来访都带美国前财长保尔森过来,实际上从去年下半年保尔森就接手了基辛格的这一角色,到现在他没在基辛格的引领下来华已经至少两次,为什么这么说呢?

前几天的央视新闻播放了一条咱们总理会见美国前财长的消息,但并没有提到这位财长的姓名,这事也很少见,我没搜索相关消息,如果猜测没错的话,这个人应当就是保尔森。

可惜的是保尔森挑大梁挑得真不是时候,正是他的同胞即犹太资本对中国进行攻击惹恼中国人的时候。

作为政`治家、战略家,跟中国打了几十年交道、深知中国政`治`工`作`威力的基辛格真怕中国以美联储、华尔街即犹太资本这几年对世界和美国人民犯下的累累罪行为突破口,在世界范围内在宣传上将攻击的矛头对准犹太资本,也许这还不是基辛格最担心的,他担心的是犹太资本所作的恶将由全体犹太人承担,即爆发世界性的反犹情绪,真出现这样的情况,犹太人连栖身之地都没有了。

虽然基辛格和保尔森在犹太资本那里有一定影响力,但毕竟人跟人不一样,自有恶少或逆子不听老人言,况且几十年来金融衍生品泛滥对金融安全带来的冲击和危害华尔街已经无法自控,就像前面所说,攻击中国是它们必然的选择。

从这可以看出,保尔森的近几次来华主要的目的是劝说中国不要掀起反华尔街即犹太资本的宣传,为显示诚意,我估计保尔森会将华尔街的部分计划向中国透露一点,但不会太多,他也怕中国得知详情在反击中打爆华尔街,说白了,保尔森现在做了个无奈的和事佬及华尔街的搅局者的角色,为了犹太人生存他不得不如此。


保尔森

美联储的吸血局经营了数年,近两年看到引发地区紧张或战乱都用上还没效果,现在连在欧洲制造难民潮和恐袭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都用上了还是没达预期,因此不敢加息。

我个人认为,如果这次希拉里能当选美国下届总统,美联储会在12月稍加一点息,在希拉里正式任职后在世界上挑起一处或两处大的战事再驱一些游资赴美接盘,若效果还可,再稍微上调,但保持基准利率不变的可能性更高,因为加息虽然能吸引游资赴美接盘,但也相当于在美国收缩资金流动性和限制消费,对实体经济会带来更大的伤害。

这些实体资本已经忍了美联储数年,不会一直忍下去,两大资本可能会从暗斗转入明斗,双方实力悬殊不大,若欧元、人民币跟实体资本内外夹击金融资本,金融资本必败无益,遭到清算是铁板钉钉的,美元不具备加息的基本条件和政`治氛围, 强推不会有好结果。

出乎华尔街意料的是,它们几乎动用了除枪手以外的所有资源还是让特朗普在竞选中取得胜利,自己在竞选时所做的一切也许特朗普本人对它们无能为力,但特朗普的金主实体资本却能做到,虽然总统无权过问美联储的事,但老对手实体资本借总统权力会让美联储尝尽加息的苦头,因此特朗普就任总统后除非经过两三年的政策推动美国经济变得真正非常好,否则美联储就不敢加息,因为弄不好会出人命的。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美联储加息已近黄泉路,我感觉12月也不会加息,有人猜测它可能给特朗普来个下马威强行加息一次,这回光返照式的举动也得让它承受中、欧和本国实体资本的联合打击,犹太资本不会选择这样的死法。既然加息不成,美联储只能选择QE,像放出风来的美联储购买股票,作为应急手段,保命一时是一时。


特朗普奉行美国优先和孤立主义政策,要让实体产业回归美国扩大就业发展经济,要扩充军费和军备,正符合他背后金主的利益,而加息正好跟这背道而驰,抛弃特朗普的个人恩怨,他们也不会允许美联储胡来。

上面说的美联储、华尔街和金融资本,实际上指的都有犹太资本。人们都知道每个国家和民族都有好人、坏人之分,犹太人也一样,用资本控制了美国,又借美国政`治、军事实力影响着全世界的少数犹太人难改噬血本性,也完全没有人性道德,因此跟他们谈国家和民族利益纯属对牛弹琴。

但他们对资本的使用非常精道,也善于利用包括媒体、军事在内的各种辅助手段,又加他们认定了要继续生存下去并发财只有让中国臣服,因为这些人不具有像基辛格、保尔森这样的战略眼光,只看到利益没看到真正的危害,而基辛格、保尔森又管不住也劝不住这些人,所以只能选择在中美之间来回穿梭尽力而为,保的是犹太人的命。

也许在中国跟叙利亚签署军事培训协议和向叙提供人道主义援助时有网友看不到国家战略布局的这一层面,甚至也有人认为中国不应该趟中东这滩混水,跟各方保持接触会更好,现在看到中国和伊朗签署军事合作协议后就会清楚一些了。

这事分析起来很简单,几十年来中东伊斯兰世界在西方的挑唆下被搞得七零八散、烽火不断,虽然各教派之间也有矛盾,但归纳起来还是以两大教派逊尼派和什叶派为主,逊尼派的老大是沙特,是中国第二大原油供应国(以前是第一,去年被俄罗斯取代,这里面有许多因素),在中国也有大量资本投入。

伊朗在石油及军事领域合作都相当不错,从这里就可以看出中伊军事合作针对的对象不是沙特,作为对中国经济和安全有重要意义且又在中东有影响力的两国对华友好国家,中国是不会做促使两国打起来这样的傻事,去年沙伊因宗教人士被处决引发的矛盾没继续激化,就有中国的劝说在里面。

从咱们兄弟巴铁这里也可得到反证。大家知道巴铁会为中国安全而战,可能有网友不知道巴铁还有为沙特国家安全而战的承诺,沙特主导的联军打击也门属什叶派的胡塞武装的军事行动巴基斯坦并没参与,而巴基斯坦又跟伊朗接壤,中国又怎么可能让自己在军事上大力支持的两个兄弟国家进行军事冲突呢?

这两方面足以说明中叙、中伊军事合作不是冲着逊尼派去的,而且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今后两大教派之间的关系在向好的预期发展。

中国跟中东各国都保持着友好关系,也包括以色列,中国在中东的布局对伊斯兰两大教派关系的缓和有促进作用,还有一重要战略任务就是保证一带一路建设中东段的推进和安全。

按西方的思维和盘算,伊斯兰教内部没有冲突不符合西方和以色列的利益,所以和平相处的伊斯兰国家在它们看来就是对以色列的威胁,因此当中国在中东的影响力加深的同时,美国也得加大破坏中东和平的力度,但在争取中东伊斯兰国家方面中国在有力推进,平时会对中东的和平安全起到保证作用,而那些罪恶的犹太资本控制者对中国的攻击到了一定程度,中国就会去掀他们的神龛。


犹太资本吸血全球多年,劣迹斑斑、罪行累累,凭借中国的实力振臂一呼,是有能力推动占领华尔街运动取得胜利的。

在华的犹太人和犹太资本有中国的制度在应当不会出现大问题,但在美国等其它国家或地区深受犹太资本盘剥的愤怒的人民群众如何对待他们,又是否会牵连到善良的犹太人这个谁都不敢做保证,因为只有新中国对地主、资本家除罪大恶极者外,都将他们改造成自食其力的劳动者,不像历史上对被推翻的统治者或统治阶层采取杀人夺财的方式。而让犹太资本主动放弃权力和既得利益似乎也不太现实。所以犹太人这个劫真难解开。

大国博弈重在作势,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犹太资本对中国进行攻击时,中国的反击将不会仅局限在金融领域,上面说的只是有备无患,就像核战争一样,人们不希望看到它的发生,但如果有人将战争强加给中国,无论他采用什么形势,中国的反击会让他承受不起。

坚持是一种信仰,专注是一种态度!觉得本文不错,欢迎新朋友长按识别下面二维码,关注【复兴军事】查看更多精彩好文。

推荐租房

看了又看

合作伙伴: